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那些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名人,曾经说过的励志名言

2020-01-02 00:00:03医学界
核心提示:早日接受治疗,回归正常生活。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它会影响患者的思想、感觉和行动。虽然它的症状可能因类型和严重程度不同而存在差异,但通常包括幻听和妄想。在美国,精神分裂症的患病率约为1/100,男性发病率高于女性。在世界范围内,有1200万名男性患有精神分裂症,女性患者为900万人。

  一些科学家声称,极具天赋和创造性的人群(如诗人、画家和音乐家等)更容易被躁狂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所困扰,这使得他们的行为表现得疯狂和另类,同时也促成了他们的伟大成就。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复杂的疾病,精神病学家至今尚未确定它的病因,专家担心缺乏对病因的理解会造成治疗方法的匮乏。然而,从以下这些精神分裂症患者对艺术、生活和智慧的洞察,深入了解患者的日常生活和内心世界。

  

  01 我的灵魂并没有熄灭,始终在音乐的道路上探索

  布莱恩·威尔逊(Brian Wilson)是美国音乐家、歌手、作词家和唱片制作人。他作为沙滩男孩(The Beach Boys)乐队的创始人之一而为人所熟知。

  才华出众的威尔逊只有一只耳朵能听到声音。几十年来,他一直与精神分裂症做斗争。威尔逊在25岁时就出现了幻听的症状。当他在舞台上表演时,威尔逊总是觉得有人在对他说一些负面的事情。在回忆录《我是布莱恩·威尔逊》中,他坦率地公布了自己所面临的挑战。

  我的事业断断续续地受到精神分裂症的严重影响,身体和大脑都不堪重负。

  然而,我的灵魂并没有熄灭,始终在音乐的道路上探索。

  我是一名幸存者,每天都努力生存下来,这与父亲的鼓励支持密不可分。没有他作为精神依靠,我根本无法活下来,是他帮助我规划了未来的生活。父亲教会我如何做一个坚韧不拔的人,以及如何增强心理韧性。每当我听到脑海里有人阻止我继续前行的声音,父亲的谆谆教导就能激励我继续前行。

  02 希望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精神分裂症患者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经历了一段辉煌的橄榄球职业生涯后,莱昂内尔?阿尔德里奇(Lionel Aldridge)进入了绿湾包装工队的名人堂,然后作为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的解说员在现场报道比赛。然而,在他33岁时,阿尔德里奇变得偏执,出现幻觉,并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

  在1987年10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阿尔德里奇公开承认精神分裂症如何导致他多年无家可归。在接受正规治疗后,他终于重获新生。阿尔德里奇认为患者确实可以从精神疾病中恢复,希望不要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精神分裂症患者。

  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流浪汉,只是名精神分裂症的受害者。

  我曾经有10年未接受任何治疗。一旦我接受并配合治疗,就战胜了疾病。虽然服药对治疗精神分裂症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它无法治愈受伤的心灵。只有从内心坚韧起来,才能战胜病魔。我希望我的这段经历能帮助到精神分裂症患者。

  03 我的幸运之处是找到了适合我的生活

  艾琳·萨克斯(Elyn R. Saks)是美国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法学、心理学、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教授。她是《纽约时报》的作家,其畅销书《我穿越疯狂的旅程》通常被认为是首部帮助读者了解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方式的文学作品之一。

  在回忆录中,律师兼教授萨克斯解释了她如何克服精神分裂症对其生活造成的一些障碍。

  如果你患有精神疾病,那么挑战就是找到适合你的生活。然而,事实上,这难道不是对所有人的挑战吗?

  我的幸运之处并不是我从精神疾病中恢复过来了。我没有恢复,也永远无法完全恢复。我的幸运之处是找到了适合我的生活。

  04 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天才数学家

  电影《美丽心灵》描述了数学家约翰?纳什的跌宕人生。30岁时,他被称为世界上最杰出的数学家之一。

  1958年,婚后的纳什仿佛是脱胎换骨,精神失常的症状显露出来了。他一身婴儿打扮,出现在新年晚会上。他因为幻听、幻觉被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然后是接二连三的诊治,短暂的恢复和新的复发。

  他一共有过两次入院经历,第二次入院半年后,谦逊有礼的约翰?纳什终于从特伦敦精神病院出院。20世纪80年代末期,纳什渐渐康复,从疯癫中苏醒。1994年,他与其他两位博弈论专家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在2002年接受采访时,纳什谈论了他最终是如何处理幻觉的。

  当我产生幻听的感觉时,仿佛听到了外星人的说话声。它其实是我的潜意识。当然,我到现在才知道是这样。

  以理性分辨非理性,以常识分辨错觉。有一天,我开始想变得理性起来。

  参考文献:

  https://www.everydayhealth.com/schizophrenia/on-schizophrenia-inspirational-quotes-from-people-with-the-disease/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