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极端通勤,杀人无形

2021-09-22 09:38:1839健康网
核心提示:单程通勤超60分钟,患抑郁症的风险则会增加33%,肥胖的可能性也会提升21%!

确诊为抑郁症后,田媛终于鼓起勇气搬出城中村,结束了为期5年的极端通勤生活。

穿越大半座城市去打卡

对于在一线城市奋斗的田媛来说,上班之路,俨然是一条取经之路。

6:30,闹钟准时响起,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挣扎着起了床,简单洗漱、匆忙出门。

雾霾笼罩着天空,被雨水浸润过的城中村,肮脏、破旧、混乱。田媛瞥了眼手机,加快了步伐,她要在7点前赶上最早的一趟公交,否则迟到的风险极大。

公交抵达车站,田媛被焦躁的人群推进了车,因车内人太多,车门关了4次才被关上,有人的脚被门挤到,疼得“嗷嗷”直叫。

车厢里,闷热、潮湿、局促,空气中还时不时飘来阵阵汗臭味……一天的元气,半小时内消耗殆尽。

穿过3个红绿灯,到达地铁站,又一场噩梦开始。田媛需要在地铁车厢里挤1个小时,才能到公司。

“我每天都在和时间赛跑。” 田媛说道,哪个路口转弯最快,哪个楼梯口最方便,她早已烂熟于心。盘算下来,每天光上班路上差不多要花2个小时。

◎ 人潮汹涌的广州3号线。/ 39健康摄

极端通勤,掏空了千万名上班族

在我国,还有千万人过着与田媛一样的生活。据2020年12月发布的《全国主要城市通勤时耗检测报告通勤耗时增刊》显示,在我国北、上、广、深等主要城市中,有超过1000万打工人正被极端通勤“掏空”,他们仅单程通勤就超过了1小时。[1]

◎ 微博超话。/ 微博截图

◎ 全国主要城市单程平均通勤时耗。/ 《全国主要城市通勤时耗检测报告通勤耗时增刊》

◎ 全国主要城市大于60分钟通勤比重。/ 《全国主要城市通勤时耗检测报告通勤耗时增刊》

如同非洲草原上的动物迁徙,千万打工人每天凌晨6、7点就起床,靠着各种交通工具穿梭于城市之中。

“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每天上下班的路。” 田媛如此抱怨道:“路上50米一个红绿灯,碰上塞车就更想骂娘,有时堵了一小时,还在家门口!”

极端通勤,夺走幸福感

谈及为何不在公司附近租房时,田媛表示:“离公司近的房子租金贵,没办法,只能舍近求远。”

然而,常年的舟车劳顿,田媛早已身心疲惫。

首先,上班没了激情。

每天耗费4小时在路上,田媛已无时间、精力在岗位持续战斗,在浑浑噩噩之中,离职的念头常会在脑子打转。

其次,生活没了热情。

每天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田媛形容自己就像一个齿轮在不停地运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曾经的梦想与昔日的好友,也早在两点一线的拥挤中烟消云散……

“我的生活早已被压缩在办公桌和铁皮车厢里,家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业余生活是什么?我只想躺着。” 田媛无奈感慨。

如今,我国城市发展速度加快,像田媛这种上班族,虽身处一线城市,但住房保障却难以跟上步伐,在极端通勤的折腾之下,安居乐业的幸福似乎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 微博超话。/ 微博截图

论文《通勤时间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研究》表明,通勤时长对人的幸福感具有显著负向影响。[2]

此前新华社也曾刊文报道,由瑞典于默奥大学发起的一项涉及200万人的研究显示,长距离通勤会给婚姻带来隐患,夫妻之间,只要有一人每天通勤超45分钟,就可让离婚率提升40%。[3]

想象一下,工作十几个小时后身体已精疲力尽,下班路上再渡一次劫,回家后还要应付家长里短、柴米油盐,换谁都会崩溃吧?

无休止的极端通勤,扼杀了生活的所有可能,使田媛对自我的控制感越来越弱,很久都没有快乐的感觉了。

极端通勤,杀人无形

而当时间被通勤、工作占满,以及压力难以释缓时,人的心态极易变得消极,健康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在忍受极端通勤的第5个年头,田媛确诊为中度抑郁症。

“经常头痛头晕,每天的心情好比死寂的湖水,了无生趣。”

“越来越悲观,朋友也渐行渐远。”

“生理期紊乱,大半年不来月经。”

“特别难受的时候,甚至想过自杀。”

回想起曾经固化、疲惫的日子,田媛仍然心有余悸。

虽说抑郁的发生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但极端通勤,亦可能是诱发抑郁的幕后推手!

英国医疗保险公司VitalityHealth(活力健康)曾委托剑桥大学等机构,做了一项涉及3.4万人的研究,以探讨通勤时长对上班族健康和工作效率的影响。

经调查发现,单程通勤时间超30分钟,可对员工健康和工作效率带来不利影响;而单程通勤超60分钟,患抑郁症的风险则会增加33%,肥胖的可能性也会提升21%![4]

为何会存在这种关系?研究并没明确说明,但此前一项来自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研究显示,不管是坐地铁、坐公交,还是开车,通勤时间过长,都会给身心带来不同程度的压力,这些压力或源于路上塞车、人群拥挤、班车延误等。[5]而长期处于压力之中,可增加抑郁风险,易让人陷入阴霾境地。

另外,可推测的是,极端通勤让人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易致睡眠时间不足,使人无暇社交,更抽不出空参加锻炼,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终将会令疾病步步逼近。

“我打算搬出城中村,回老家发展。”田媛说道。

“再买一辆电动车,彻底和地铁公交说拜拜。”她继续说着。

没想到,心怀梦想的年轻人来到大城市,还没被房价绑架,却先被通勤打败了。不得不说,那些经历极端通勤之苦后,依然选择留下来的人,可真不一般啊!

参考资料:

[1]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专业研究院. 全国主要城市通勤时耗检测报告通勤耗时增刊[EB/OL]. 2020[12].

http://www.199it.com/archives/1166025.html.

[2]琚琼,林蕾.通勤时间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研究——基于CLDS(2016)数据的实证检验[J].中国物价,2021(05):95-98.

[3]新华网. 瑞典研究人员发现:上下班路途远让离婚率升40%[EB/OL].2011.

http://news.sohu.com/20110527/n308675510.shtml.

[4][5]Remoteyear. YOUR COMMUTE IS MAKING YOU MISERABLE[EB/OL]. 2021 .

https://www.remoteyear.com/blog/commute-negative-side-effects.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